第一篇|

阻絕海岸殘枝夏雪

蚵棚回收之路遙遙無期

臺南牡蠣養殖業興盛,但因採用浮棚式養殖方法,需靠大量保麗龍支撐浮力,造成在牡蠣收成後,不少蚵架和保麗龍被棄置,保麗龍碎屑散落在沿海沙灘,讓台南沿海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,不僅有礙觀瞻,也造成海洋汙染、生物誤食等危機。

​而由竹子組成的蚵架,回收後被丟棄在海岸邊,不僅成為船隻航行的不定時炸彈。竹子燃燒後更是對空氣品質造成危害,讓不少環保人士多年來大聲疾呼抗議,希望政府盡快提出改善環境汙染的對策。

64422502_514763322393958_815867304315820

圖:岸邊焚燒蚵架的景象/提供:晁瑞光

使用者不付費,蚵架回收靠全民買單

臺南是浮筏式養殖牡蠣的方式,所使用的蚵棚,是由竹子、鐵絲與保麗龍組成的。一棚蚵架約需43根竹子,每棚約可養殖400-500條蚵串,相當於可以做出上千盤的蚵仔煎。

目前臺南市一年約有9,000棚蚵架,根據台南市淺海牡蠣養殖管理自治條例,蚵農需事前申報蚵棚數量,並在收成後回收蚵架,按時登錄,確保蚵農有確實回收蚵架。否則蚵農隔年可以養殖的棚數將會依照其短收的蚵架數量被扣除。

蚵農為了向政府申報養殖數量,將蚵架拖回至岸邊,之後卻棄之不顧;使沿岸沙灘景觀破壞,甚至引發惡臭。臺南市漁港及近海管理組組員蔡尚航指出,有民眾為了取得蚵架上的鐵絲,放火焚燒棄置蚵架堆,造成空氣汙染,影響附近居民生活品質。

蔡尚航也提到,蚵農棄置蚵架,等同於占據公有地,後續處理費也是由一般民眾的納稅錢支出。目前政府每年約撥900萬的費用處理廢棄蚵架:招攬包商、拆解蚵架,並運送至焚化爐製成燃料棒。而蚵農僅負擔部分蚵架處理費,使用者不願意付費,導致蚵仔產業當中存在許多廢棄物的問題。

圖:蚵架銷毀現場/攝影:蔡宜家

無人願意承擔的蚵架銷毀產業

現行的蚵架回收處理流程是蚵農將蚵架從近海拖回岸邊,向漁會申報後,再交由政府統一招標,承包給具有執照的廠商進行銷毀。但是,蚵架銷毀程序複雜,需要經驗老到的怪手司機才有辦法處理,使得處理價格時常被哄抬。

南市區漁會秘書吳真利表示,分解之後的蚵架,會由包商決定其用途,例如:作為燃料、肥料等。近年僅有兩三家廠商招標,尋找願意處理蚵架的包商愈來愈困難。然而,被丟棄在岸邊的蚵架,要經由兩臺怪手合力拆解成一根根的竹子,再由卡車運送至垃圾焚化爐製成燃料棒。蔡尚航指出,這幾年臺南市的垃圾處理量已達飽和,所以有時候必須將垃圾載往其他縣市處理。

此外,目前蚵農需付每棚400元的蚵架處理費。今年初政府單位原本打算將處理費用提升至每棚1000元,卻引起蚵農反彈,找來議員一起杯葛,凍漲處理費用。然而,蔡尚航表示,蚵農並不知道,其實每棚2000元才能完全攤平包商的處理費用。

新法規上路 嚴禁使用為包覆保麗龍

除了蚵架回收問題,臺南養蚵業的另一環保難題是用來作為浮具的保麗龍汙染問題。臺南市政府為解決此問題,於2012年開始實施《臺南是淺海牡蠣養殖管理自治條例》,並進行不同覆材改良保麗龍浮具試驗,最後選用每塊約125元,並能重複使用多年的套網,以包覆保麗龍浮具。將原有回收養殖蚵棚獎勵金每棚250元,改為獎勵補助購置改良浮具。

 

今年10月1日起,全面禁止使用「未包覆」的保麗龍浮具,違法者將處每棚新台幣1萬元罰鍰。因此,只要是採浮棚養殖法時,其所使用浮具以保麗龍或易破損材質製作者,其外層都應要有包覆或保護結構,以避免保麗龍在風吹日曬、海浪衝擊下,碎屑散落海中與沿岸,希望藉此盡速解決保麗龍汙染海岸問題。​究竟此法條上路之後,能否從根本解決臺灣傳統養蚵的保麗龍汙染海洋問題?使得臺灣的養蚵產業可以搖身一變成為環境永續的產業?

多一層覆網=多一層環境傷害?

以臺南市來說每個蚵棚約需使用12-16塊保麗龍,而臺南市約有9000棚,以每塊30×45×120公分來算的話,共使用約14萬塊保麗龍,面積約等於11個足球場。保麗龍壽命約2-3年,一年則大概有4萬塊(面積約5個足球場大)的保麗龍需要淘汰,數量相當龐大。

 

保麗龍長年來所造成的海洋汙染問題,人人皆知,但現況一直無法改變,主要是因為成本低廉又好用。保麗龍重量輕,蚵農們方便拿取、不容易滲水、一塊約只要200元,又可以用2-3年。但是,市政府推廣的替代浮具,如:PE(高密度塑膠浮具)、EPP(可發泡聚丙烯浮具)等,一塊約800元。以每個蚵棚需要15塊計算,就要12000元。因此,如果蚵農養殖60棚蚵仔,就要花費72萬元,其成本相當於使用保麗龍(18萬元)的四倍,價差非常大。

使用PE跟EPP浮具,並不會像保麗龍那麼容易破碎且使用年限較長,能解決保麗龍破碎、年限問題。只是目前還在試驗階段,成本與回收還要評估,因此目前政府主要還是以覆網方式包覆保麗龍,將汙染減低。然而,覆網方式包覆保麗龍雖然比PE和EPP便宜,卻也有其問題。保麗龍加上覆網,只要325元可以解決,政府也補助鼓勵蚵農使用。相較於一個800元的環保浮具,蚵農理應更願意配合使用。但蔡尚航卻表示,從數據來看,105-106年的使用覆網比率雖然有達到40 ℅,但實際出海觀察發現使用率還是偏低。蔡尚航認為主因在於覆網表面較光滑,不好綁牢;不僅成本增加,也不符合蚵農的使用習慣。

蚵農黃琴隆則提到,使用覆網不只造成蚵農使用上的不便,更不能解決環境污染問題。他認為覆網的保麗龍容易附著浮游生物,也容易被竹子割破,再加上覆網沒有回收機制。有些人把破掉的網子隨手丟,也造成另一種垃圾問題。

IMG_3270.JPG

保麗龍的黑色覆網/攝影:吳宜澄

漁管所:禁用保麗龍成日後努力方向

今年10月即將上路的法令,僅限制蚵農使用保麗龍浮具時,必須要有包覆的結構或套網,並未完全禁用保麗龍,蔡尚航表示,未來還是會持續找出讓蚵農更方便使用且成本較低的環保浮具,努力讓保麗龍可以完全被取代。

 

臺南市社區大學研究員晁瑞光則說,套網及政府補助,並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,蚵農們還是會照丟保麗龍,最重要的還是要在未來完全禁用保麗龍。此外,他也呼籲政府應有具體的期程,把目標訂出來並具體化實施。

IMG_3059.JPG

台南牡蠣養殖協會理事長陳俊安(中)、蚵農黃琴隆(右)/攝影:吳宜澄

​觀看其他系列報導